本号已弃,别关注了。

关于

【洛昀&穆泽】久远之忆

老实说这不是cp糖,但是想想以前他们,未来又……(っ╥╯﹏╰╥c)真的是觉得挺难受的

Psalter Palace:

关于两只幼年初遇的一个小片段……当然也因此不可避免地包含了些过去的其他人。严格意义上不算CP向不过……请自由脑补………(喂)


============================================================================================




「有新人来啦!」


课间活动的时候,正在半空盘旋的黛安琪兴奋地扭过头,向中庭树下晒太阳的同伴们扬声高喊。


「男的女的?能看清吗?!」洛昀身边一骨碌坐起来一个蓝毛少年,眼睛一亮。


「有男的——有女的。是两个人~」金发少女小心地向结界边缘飞去,站在大门顶端情不自禁地双手交握放在胸口。


「好耶!有女生!」下一刻蓝毛少年砰一声没了影,等洛昀也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几个瞬间传送蹿出了大门,像模像样地整了整衣领子站在山道中央,简直是迫不及待。


「可怜的远江……」洛昀同情地笑着耸耸肩,抬步跟过去。自从最后一个总部里年龄相仿的女生给他发了好人卡之后,这人最近就一直瘫在树下哀叹命运不公世风不古女人的心他不懂。拜托——大家都才十二三岁而已!谁敢当着导师的面早这么八辈子地谈恋爱啊。正想着就看到韶远江已经和导师会合,正与他说说笑笑地拾级而上。


「厉染先生。」


洛昀眯起眼睛,把韶远江拨拉到一边并淡定地无视了对方喂你干啥的怪叫,向走在最前面的导师点头打招呼,「您带新的弟弟妹妹来总部啦~?」


「啊,是的。」白发导师略带疲惫地笑笑,「你们来认识一下。他叫穆泽,她叫唐堇。」


灰色半长发的男孩子和栗色卷短发的女孩子一左一右地拽着导师的衣角,从两侧怯生生地探出头来。


洛昀随着老师的介绍顺序,先看了一眼穆泽,又扫了一眼唐堇。


——温柔的雨水。纤细的更瑾花。


脑内不知为何就模糊地浮出这样的印象,然而转瞬即逝。他想要和他们握握手,韶远江又阴魂不散地钻了出来,眼疾手快地先瓜分走了唐堇,露出一脸灿烂笑容各种讨好试探嘘寒问暖,他只好无奈地转向穆泽。


「我叫洛昀。」栗发少年友善地微笑起来,「你跟着我吧,我带你参观总部好不好?」


「……好。」穆泽眨眨眼睛,极乖巧地点了点头。


「厉染先生,行吗?」洛昀又望向导师,笑意更深地询问。


「可以,正好他住的房间就在你房间正上头。」导师看着已经哄着唐堇走远了的韶远江,忍俊不禁地侧目,「以后要多照顾他们,知道么?」


「您尽管放心,照顾不好了算我头上。」洛昀的语调里忽然透出些许他自己也未曾注意到的欢欣明快。


穆泽捏着导师衣角的手已经松开,伸过来轻轻地牵住了洛昀的衣袖。




「洛昀哥哥。」


「直接叫名字就成啦。」


「可是你比我大……」


「远江也比我大啊,我还不是一样叫他名字。」洛昀调整着灵轮枪的弹夹,然后子弹上膛,一声清脆金属音随之弹起。他单手持枪瞄准了百步开外的稻草人,食指扣动,火星四溅,稻草人被漂亮地一枪爆头倒地。穆泽抱着膝盖坐在旁边定定看着,似乎刻意地屏住了呼吸一样。


洛昀活动了两下肩膀,再次抬起胳膊。连续放平六个稻草人之后,他抖出空弹壳,示意穆泽张开手,把弹壳放在了他的手心。


「这些送你玩。反正我留着也没用了~」


「谢谢……」


带着澄金色泽的子弹壳,对没有多少玩具的孩子们而言颇具吸引力。穆泽小心地把手握成拳头,生怕掉了一颗。


「谢什么。」洛昀笑着摆摆手,「你不要也是扔掉,留着说不定将来你的灵力觉醒了也是用枪的,就可以拿来参考一下了。」


穆泽摇摇头,已经能勉强编成辫子的头发被晃得有些散开,「我拿着就好。」


「都随便你。」洛昀打量了他一下,一把将人扯过来转过去,拆了皮筋重新开始替他收拾,「谁给你绑的头发啊,一活动就乱。」


「我自己弄的。太长了,老师说训练碍事。」


厉染先生真是会挑些莫名其妙的刺。洛昀扁扁嘴,手指在柔软的头发里滑动,慢悠悠地替他将辫子绑好,「行了!玩去吧。我还要再练会儿枪。」


穆泽摸了摸明显平整很多的发辫,用惊讶和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厉害吧?我可是『全知』,会做好多好多事情的。」栗发少年自满地笑了起来,「上到徒手杀熊,下到开枪放炮,没有我不能干的!」


对面传来的目光里迅速充满了热忱的崇拜。


「……呃,徒手杀熊是骗你的。」洛昀被看得一阵不好意思,打着哈哈抬手轻轻拍了拍穆泽的脑袋,「不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都可以找我。只要我知道,我一定会帮你。」


「好。」


穆泽垂下头,表情依然是像在憧憬什么似的笑容。


「你不去玩吗?」


「我想在这里呆到吃饭。」


——温和而安静,却又不知为何给人暖洋洋感觉的家伙。洛昀抿着嘴看着他,接着一寸寸地把视线挪开。想要像前辈或者兄长一样照顾,却又似乎并不希望在他面前过于『高大』。这种复杂的矛盾在心里盘桓,即使是属性全知,也无法明了这是一种什么心情。


后排的稻草人再次被齐齐击倒,训练满分结束。洛昀没有像以往在韶远江面前那样故作酷炫地抬起枪管吹去轻烟。他压抑住想要显摆的气性,静静地在穆泽面前收拾起枪具,爽朗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得到肯定答复后轻车熟路地牵起少年的手,领他走向食堂。


「穆泽,待会儿抢饭的时候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帮什么忙?」灰发男孩的脚步一顿,似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


「……只要看到远江,就替我使劲抱住他的腰。这家伙上次又用瞬移抢了所有的肉饼……」


「…………。」


穆泽一向表情柔和的小脸终于皱了起来。


「又是我……要抱你去抱嘛,你比我重的。」


「喂!?我可是你的师兄,你得听我话啊?」


「是你不让我叫你哥哥的。」


「……」


洛昀彻底绝句,无语地仰天长叹真是万万没想到。


这家伙要是想闹脾气,也是挺难对付的啊。




【-FIN-】


(没花絮,真的……【揍)



评论
热度(43)
  1. 喻在我这里。Psalter Palace 转载了此文字
    老实说这不是cp糖,但是想想以前他们,未来又……(っ╥╯﹏╰╥c)真的是觉得挺难受的

© 喻在我这里。 | Powered by LOFTER